Field Marshal

僅憑空
撞擊江山與歌律的表面
穿刺、撕裂、鐵的飛擊
將肉與軀桿至柔軟
疼痛的板塊無從貼合
鎧甲片片墜落

我聽見誰堅硬的眼睛
在靈魂深處震天價響
看見幾百雙矗立的耳朵
呈具象等待 靜極且僻極
通往城池的雪徑不記誓言
同一條路與一千萬種廢墟
在死境橫向跳動
有時是蛇蠍的冷靜
有時獨一生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