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失格

無端的神聖;世人們

偶爾, 讓我們學習尼采執起櫻桃捏出血的姿態

替神聖給個定義吧.

神聖像蠶的繭一樣雪白,

神聖像蠶的繭被支撐以薄霧般的細絲之架構

神聖的白在不斷自爆的命運多重變因中顯現由靈學到科學之間色階的變化

世人! 我不向神請求時間而向你們

請你們給我一點時間就像千年前各位給了蘇格拉底時間卻又任意將之銷毀一樣
你們難道不願承認自己比神聖更加有力量嗎?

「世人」!

逃吧、逃吧、逃吧, 掙脫自己的神性

直到發霉的命運
將各位拽回潮濕黏熱的子宮.....

餘人愚人或者聖者勝者

年輕或者年幼的我們, 憑藉著希望

我們像噬人的天使試圖吞嚥命運然而

最後我們發現我們互相啃食對方

活在蒼白色的一場大戮之中血總是在瞬間蒸發

歷史在下一秒變質為神話, 而我們

總是作嘔地吐出我們剛剛吃進的東西

這就是神聖, 神聖的不可觸碰性難道不是源於它的腐臭?

許多善用文字榨取夢境的哲學家如尼采預言般怯生生地凋亡

世人! 請多給我一點時間!

*****

受到無端神聖的驅使, 我像牛奶一樣地發酸了

我的密度變高了

我再也無法像以前一樣無意識地四處流動等待瓶子來收集了

我現在是白色的天使

生命不是血肉溫度互相膠結作用輻散衰竭

生命變得神聖了

是什麼樣比蛞蝓行動還遲緩汩汩冒出黏液的時光驅力
使我帶著莫名喜樂團團旋轉消磨著等待明日的過程
並等待明日

明日、明日、又是明日; 殊不知我已經

厭倦了明日

這無端的神聖卻給予我希望

它像殘酷耶和華許諾我一對金屬製的飛蛾翅膀.

會遺棄我的不是我的薄瓷面具 而是你吧!
會遺棄我的不是我自己 而是你吧!
在追求力量的抽象當中捉摸到汽車廢氣裡的一把沙子;
會失望的不是我自己 而是你吧!
在追求美斷斷續續的空中曲徑中跌落到地上

會受傷的不是我自己 而是你吧!


你是誰?

中空的時光架構下

緻密的絲狀開始膠結成初胚 也
許生命是結繭的過程

卻不會有什麼全新的東西將自其中羽化

一個個白色的蛻變之卵, 希望之骸

一旦完成絕無出頭之日的死希望, 「極端神聖」的終點

世人! 你們在等待些什麼呢?

當我只是個一旦迷戀白色便無藥可救的蠶狀體

有誰需要一個沒有消化系統以及逃避
掠食者行動力的臃腫生殖之未來?

美麗嬌小的絲織底下, 肌膚逐漸乾縮......

即使是神聖也會被遺棄!

遺棄我的不是神 是你吧!!!

(那不為世人所諒解!)
(不是世人, 是你無法諒解吧!)
(這樣下去會惹來世人鄙視的眼光!)
(不是世人, 是你吧!)
(你很快就會被世人所遺棄的.)
(不是世人, 會遺棄我的, 是你吧!)
-----------------------------------------太宰治 <人間失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