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prose 散 文 page

我身為年輕撒旦教徒的正邪反向或黑白彼此平行宗教自白錄。它不需要來自今天的我的頜首。它什麼都不需要。

關於醜陋的美與黏膩膩的神,手持燭臺不住往美萬劫不復的深處走去,華麗黏膩膩的文字。

十八歲時代的我在淹過眼球的敏感痛楚中坐看有關靈魂與時間,假裝與賽斯對話。

click below

  01 02 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