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prose 散 文 page

有一天我的房間來了一隻鬼,他沒有腿,不說中文,並且相信我是他的亞歷山大。

可能不過是如同物質與反物質一般,也許我的「邪惡」不過是意外,身為我的相反的你不過是倒楣。

那是因醜惡而美麗起來的聲音,白噪音,正確來說是黑噪音;在漠然而無垠的黑中,聽宇宙的預感,每個樂團像一顆星球。

click below

  01 02 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