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袋爆炸為可逆反應
思想超載為不可逆反應

我在地球上混吃等死已經十八年又三個月, 由於十八年又三個月之中有十七年整是在自我摺疊的無窮折磨中度過的, 我曾經發誓要在二十五歲生日那天讓自己吞三百顆治痛丹自殺。

空間鏡像中我提過我自己對「次元」與靈體階級仿造對應光譜的概念, 那時候我只把人類當成單純的高等哺乳類動物, 而我們這重生命只是肉體現象。我並非不相信靈魂, 而是不確定不確知不透徹靈魂的本質, 更不要提靈魂是否進化的可能性。在這種狀況下靈魂是倏忽即逝的, 不值得保存的, 去向不明顯的。

因一時之無賴買了一本賽斯書看, 書名《靈界的訊息》。 甫閱讀二十來頁本人開始呼吸困難, 以頭搶地, 張牙舞爪, 因此極力推薦犯閒犯到十惡不赦的諸君也弄本來瞧瞧。

E對時間的概念--


時間必定以一定速率前進, 有許多走向不同(未來---過去; 過去---未來), 速率相異的時間再不同次元內互相平行流動, 以人類潛意識為任意門可以在它們之間穿梭, 這也是塔羅牌預知的原理。時間獨立存在而不必靠物質的"行為"證明之。如果綜觀時光的巨大架構就會發現永恆在當下聚集, 整個永恆的事件會在同一時間點交會, 是靜止也是恆動。

賽斯對時間的概念--


時間與次元密不可分, 而且如果沒有物質的行為(也就是'事件')時間就如同任何自然數除以零雖可以被認知但是沒有意義。高等波動(就是在光譜上接近於"神")的意識可以藉由意志控制時間因為時間仍然屬於有形自然擁有能量的流, 次元則是能量固態化形成的架構. 也就是說, 人類存在於三度空間之中{長, 寬, 高, 對我們而言有具體量的存在單位), 而我們無法意識四度空間的存在但是他們可以意識我們, 但不一定可以輕易操縱我們。 因為次元結構不是一透明的窗或一不透光的牆相互隔絕, 而是大而凌亂的鐵絲叢中從高次元角度可以看見我們, 我們角度不對看不見他們. 讓時間變快, 停止, 變慢是可行的。永恆會在同一點交會靜止恆動, 賽斯也提到了。

 

我對時間的概念實在太粗陋。

E自從變成撒旦門徒之後對靈魂的概念---


很詭異, 我可以與自己的前世前前世前前前世搭上線, 也可以預知這輩子掛掉之後大概會發生什麼事。簡而言之, "我知道我這個靈在地上流轉了幾百年, 也會繼續像這樣在肉體與肉體之間繼續流浪"。正是因為這樣我放棄二十五歲上吊。你在每一個世代中的努力會留在靈魂裡, 但因為我們被設計出生時"忘掉一切", 所以前世的努力至此只剩下一丁點。即使如此, 單一靈還是有慢慢在進化。我跟賽斯對靈魂的概念很類似。"某些事與物我似乎天生就知道。然而我父母親都沒聰明到哪裡去我相信我的腦約略也好不到那兒去; 去認知並重新彙整的並非我的腦, 留下寶貴資料的是我的靈魂。太多概念我不經思考它們就成串成串地跟著冒氣泡的感受爆跳出來, 超越我語言所能甚至毀壞我內部與外部對世界認知的聯鍵, 我寫作, 我寫作奇怪的東西, 那文字擁有隱晦幽微的媚香因為在可以變成清楚的意志之前它們只是能量---純天然, 無污染, 百分之百能量。"

額外補充賽斯對靈魂的概念---


我的看法已經跟賽斯頗像。那麼動物有沒有靈魂? 不滅的能量波動對自我意志的建構力投射在物質次元(長寬高的次元)之中, 這就是靈魂。本能當然也是其中一種。所以人類擁有的是"重新進化過的靈魂"。 我以前迷尼采, 更以前迷三島由紀夫。純美, 藝術, 真理, 與意志力正是把國高中時代的我整得團團亂轉的東西。是的, 我依然被整, 但沒有團團亂轉。我稍微抓住靈魂精細波動在宇宙間寂靜製造回音, 那是普魯斯特所說的"時光看似凌亂的堆疊建構出絕對華麗的大教堂"。 既然普魯斯特是法國意識流的宗師, 亂數甚至聽觸覺可以互相剝離的意識可能是某種不可知結構的渺小投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