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巨大的老套======>>

當我發現我的貓只認得我的腳的時候

我覺得一切有點來不及了

我們之間的關係只剩下口水



還有眼屎



隱喻開始傾向凌亂地突出去

讓電視機停留在巷口叫囂的那一段繼續

沉思般地呈現剪花窳陋的平面震動

當發現口袋裡的奶油只認得我的內褲的時候

當背上的指定書籍不斷試圖隔空親吻柏油路達到飽和的時候

我認為一切根本就有點或者多一點點來不及了

對我的貓而言現在是旅行的倒塌幻象

乾燥蝙蝠跟著太陽的反方向運動一個平面之上

腳趾下方逐漸蒸發的蘋果汁結晶成為傾向凌亂突出的隱喻

於是貓忘記了老套寧可忘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