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門之後

關門之後

我顯露出"原來我是可以曬乾的"那樣的

表情 然後萎縮成為一個兩位數

背地裡我不斷將一些剩下來的貓埋在

你的辦公桌之下並不斷假設著彼此都

心知肚明地擦身而過

愛跟兩張過期的當票不再是兩回事

即使不會酸或者臭但是標示不明

可視為犯法的本質相同

一些被竊走的字也無法自行報警

至少我的蚊香告訴我

你至今至今仍然盲目盲目地愛著菸屁股

可以陪菸屁股把生命燃燒成我的形象

直到我變成一個很小的質數

等著被吸進去

被某個筆尖刁走

被吐出來

做成反正不能證明什麼的筆錄

以二手菸的苦澀為字在這個

全人類都鼻塞

而且不知道澀怎麼寫

的這個跟什麼都互質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