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有隱痛

腹有隱痛
那是萬年沉澱的饕餮慾望
滿足得太徹底了
只想悲壯
卻落得與湖心深草一同
拉長
屈膝求愛終究是野史 某代風流
想像霸王與虞姬
山川帶走的不是英雄
卻同樣氣短

短得呻吟不完東去的纏綿
烏江畔是痛的 巫山亦然
一個取其名字形象悠悠不見底
一個有雲霧招來
所謂鴛鴦滋味 歷史寫不下---
字縫中覷著---
是蝴蝶誤認火苗為玫瑰
蛾在凋花上冷落 因此

若要做愛 必然是與
一個絕美的魂魄
沒有柔腸 但適宜寸斷
滴落的腥羶飲食不盡
以致於絕食 只為擁吻
當蝶喙伸入花心
夜被擊碎 以一團巴掌大的火光---

灰中頓悟
餘韻透過整列英雄將相 牡丹西廂
於 尚未頷首的彼刻
不可逆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