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 JOURNEY (片段)

惋惜感嘆

萬有神奧的平衡

布滿微型的朽敗而吾人究竟喪失了什麼

泅困沉溺於濃重的迷霾之中

我駭異游移不定的神智 不辨方位,

如同闇蔽渺小的信德隨水流散亂

卻自認必受天國庇蔭;或如同狂亂的愚瞽者

彌留之際受飢餓的狼群引路

誤認生死將別西卜引領異端的火炬錯當天堂的餘暉

極癡之至的魂魄
連魔鬼也不願引誘

受女巫與散發惡臭的悖德者推搡驅趕


是什麼時辰

哪段歲月在沖刷我單薄的形體 落入如此惡水中

我抓住一縷交替著世代的微薄理性
如榕葉一時趁著鬚根的來勢,零丁迴繞著浮上水面
永恆的生命並未拋棄我 救贖卻沒有眷顧我

未聽見末世的號角天使與魔鬼同時遺忘我

我環顧周圍 滿目濕潤
分不清是淚水或黏稠的濁水
十分狼狽地試圖辨識我所受的這淒絕卑下的裁判。


「人面獸身的天使 一切痛苦不眠的門鍵守護人

墮落的薩邁爾 與撒旦蛇身的配偶
我已放下一切希望, 領我前往燃燒的永夜
我的心已灑上灰 我的鬢角
只得棄絕桂冠美好的親吻
給我的脖子掛上罪人滾燙的彎刀」

「老先生在自說自話什麼呢

以為自己已死 被判入地獄?

你還身在人間

此處絕非任何無形境界的分野也非生與死之間冥闇朦朧的

諸神黃昏 誘使靈智暗鈍的魂魄
墮入永夜不醒的虛無

啊哈
空洞的生命這座聖靈所造冰冷的焚化爐,
慈悲對待無法資源回收不能燃燒處理的人型垃圾

它們川流不息!
撒旦精美的謊言難以穿戳 上帝的奧智幽微難測
政客重金虛構宇宙 嗚呼 這年頭
連渾沌最大亂數都論起奧理 變得十分麻煩!」

這些蠻橫的話語清脆敲打我的心

它們可能的意義令我既憂又懼

攀爬絕望極似彼岸的此岸
用濕得更透的袍袖試圖擦拭濕透的顏面
酸性的空氣彷彿下了千根短釘
我可悲的雙眼哀悼著視力


「紅衣的老詩人!詛咒您華美的文筆!見到您我並不意外
過於美好的事物總是在命運的流沙中

像螻蟻般翻滾,不能自止!

在我眼中您憂愁的眼角

比諸神的對人類的作弄更艷麗亡國的海倫

窺視深淵的潘朵拉 消滅英雄的埃及豔后!

但是我在說什麼呢?請過來這裡

別這樣抹臉

您的粗布衣裳會把化學物質蹭到眼睛裡。」

足下溼軟, 步履深陷, 好似嗜睡與嗜食者坑陷的慣習
我搭著幫助者的雙手踉蹌向前

當我睜開雙眼

我搭著幫助者的雙手踉蹌向前
 當我好不容易
睜開被污穢所沾黏的雙眼 恢復知覺
一位未知是生者還是死者的女性昂然站立

渾身淌流血污,沾滿惡魔屍塊腥臭的殘渣
刮痕與疔瘡密布的肌膚,幾乎像鱗片被剝去的人魚
我摀住臉仍難以咽下漫出嘴邊的驚呼
並感到十分歉疚

唐突恩人,顫抖著低頭不語


「老詩人,何必如此內疚?是我欠缺禮數
我不該以靈魂的樣子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