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地圖而迷路
撒旦教徒與地板上的貓

//全我的狀態//


所謂的一切與永恆被囊括在因為絕對的動態而靜止的"當下", 要熟知"命運"就必須以潛意識為碎形圖譜的基底, 透視沒有邊際的"現在"。

 

當事件開始之時, 它的結果便無限縮小成為完整的倒影; 破開種子發現一棵樹。以"碎形"這種可能性無限制的排列組合反面論證時光走向的序列只不過是萬花筒, 繁複圖樣終究只是那幾張彩紙的"偶然", 偶然與偶然因出自同樣的基調緊密連結卻不可測知。然而那些"偶然"還不是具體而微地存在在萬花筒中? 宇宙大概也是如此吧。

因此, 理論上嫻習塔羅牌, 北歐投石占卜, 水視法, 應當可以順便嫻熟潛意識。接下來我們嫻熟命運。一旦嫻熟命運, 我們試圖達到全我---過去, 現在, 與未來在單一意識體中連成一線。死亡再也無法玩弄我們, 我們大方地嘲弄死亡. 因為我們"不生不滅", 在永遠中運轉永遠。

塔羅牌的牌種我推薦克勞麗透特。這是題外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