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傳統畫卷的筆觸中

​是一種愛,愛之深邃,莫可狀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