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書信厭倦

腹腔的內部相當冰冷
語言相當緊縮
文與字之間 長期對峙並交換接吻
雨逐漸大了 逐漸窮了
爭戰逐漸久了
越是固守著那幾顆風化的鈕釦

兩種一模一樣的現實彼此媾和並不因此羞怯而回首
忘卻關燈
我並不因此得以丈量
幻覺的延展性
把燈關了
並不因此安全了
我們還有日, 月, 跟喋喋的星
有夢

"我拒絕不盈一握的虛幻
我拒絕生命的程度約等於拒絕死亡
這仗
該如何打下去?"

屈服吧
以正可承載海平面之跪態
我將消瘦佇立且寬衣
只為你寬衣
只為你寬衣於雨季如斯
只為你的沉默情殤如斯
幾顆鈕扣底下
但見
自殘
語殘
兩敗俱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