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加令人沮喪_____

隔壁多出一張椅子
在我尚未完成「你好美,
我好愛你」第一百種組態之前
你很快地走開
空間為此切割而分裂


「輕點
固態疏離感與氧氣互相排斥,
不易活過銳利的明天,
就像熱帶魚的革命情感......」
於斯時思考隔壁為何必須多出一張椅子

思考著儀式性繞行紅綠燈九百九十九圈昏瞶而死
為一種自殺方式
例如把馬桶掀開
把貓的頭按進去

「第一千種瘋狂今天稍早被一批政府官員證實之後被另一批否認」
為一種上電視的方式
為一種點頭致意的方式

絕對不是一種解釋隔壁為何曾經有誰的記憶必須隱去
的方式
絕對不是抱怨桌子的空間太小
活命的比重太大
(下沉吃力而上浮艱難)
的方式

於是吃飽之後
把你灰色的夜瞳打包走
請原諒我
維繫著自己的心跳
以殘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