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執狂的歌

*假裝自己被風乾了似的脆或榨乾了似的扁*









只是閑靜地坐著也無法阻撓的潮濕偏執

接連幾個大洋眺望也無法追隨光的老死

附著在離地三十公尺的灑脫從樹縫之間見到

長頸鹿叼著菸

粉紅色的風搖搖

愛人立著




只是立著但是聽不見

那是一種帶雜訊的歌

夾雜幾隻細腰而非常美麗的鬼

即使鬼往往意味著錯覺我愛看見那

錯覺的最後一抹餘光

當太陽真正死去便剩下視覺的暫留





愛人閑靜地偏執地不存在地立著

像一只發白的水鬼在乾燥而燦爛的冬季

我向著樹縫唱歌是深冬的蟬或只是蟬的幽靈

發出垂死的有若雜訊的歌然後若無其事地掉落

我正被風吹離你正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