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邊/等量代價

就上睫毛上的白色砂
事情不過就是遠遠地發生,
遠遠地掉落
平面的我們書寫沙沙沙對談著
與一些已經不在的人 沒有高度差的概念
當兩個神爭奪一個女子
壞消息就這樣走了出來



不過發洩
平面的人同時回過頭來
一個吃了另外一個 一個拿了另一個的右眼
不在場的人與不在場證據低聲說
"罪過""只是虛構""你正慾火中燒我正寂寞"
如果定義夠明確的話
應當將神以外的萬物各分一半
"祢的,我的"
讓流出來的悲哀蔓延成災
斷裂的是潘朵拉飛出來的是血



剩下來的是屍體
你看著我實際上是我的一半
你不確定是剩下左半還是右半
下肢虛無亦或陰莖長出五官 右眼缺乏
"即使你是完整的,請當我的另外一半"
這也許是一切戰爭的源頭
你正希望無窮我正難過



我們持續啃食對方 直到一個是
另一個的絕對相反好像物質與反物質之間
一個強烈抵制另一個避免接觸的暴力避免消失
兩個都同意做愛只不過沒有人說
你正萬有引力你正抵制我正抵制非常吃力



於是強烈希望成為魂魄
左眼因此可任意融化發出藍色光
極端的不負責任的自由意志 傷害的形而上
與等量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