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

  者

你 光的族類
我只能

盡量地
卸下你的表層
而盡量避免
發現空無一物
當我的暗摸索著無法接近
只因為黑暗容易被溶解
容易被微光灼傷
我近乎飢渴 或者憤怒
想要卸去 你的衣衫
當光是有理由的
而暗房裡的玫瑰沒有
僅僅在理智的疆界之外
存在著撫摸 與被撫摸

我永遠將在潛意識合理化的齒輪當中
以玫瑰之身
慢慢被輾碎
(即使黑暗碎後不代表光)
而仍然毫無理由
再度證明你的不可逼視

(在暗房裡拔高著世上最後一株玫瑰
躬身只爲幻想著光合作用
交合 與光
彷彿日月在下 萬物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