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盲在不是文盲之中

(我現在覺得好虛)



你在看什麼
人很多
兼顧著出版社
在沉默什麼你
英文 翻譯 某人
可是聽見了屌
兩個坐在這裡
似乎 非常 極端

執著於必須故意老套 
頭髮打結但是不能溶化
拒絕著順
故意悶 沒有假裝不識字
但假裝存在
假裝熱切地進食
逃亡已經過時 所以
僅存者與文盲都少

大聲自閉 用力寫字
圓木桌 施捨我一點事做吧
是只能被批准的
被善意地拿走了
"請不要警告我的躡腳與剽竊都如斯張著"
被善意地高舉了
被意義不明地打分數了

同樣都是敷衍我卻敷衍得如此的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