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隻很大的貓從來沒有如此希望被神遺忘過

倘若世界活在那碩大無朋的呼吸者的心中
仰愛
而獲得「活」每一瞬間一億種火光
我只能說,愛很難
而遺忘充滿反物理原則的疑慮,故遭拒絕逕付同儕審查——
「根據共識,宇宙是四維以上的立體投影」
「將一隻貓徹底忘記」
「神的神經磁區消滅」。

我明白你祈求化身一棵億萬年間無人聽見其倒塌的古木
一種符合海森堡定律極大而極古老的物體
曾愛撫過天堂而且非常累贅的物體

那隻貓從來沒有如此希望被不愛過
因為貓被豢養但不曾蒙責難
因為愛對貓而言很難
故不愛的難處必然與之等量
那隻貓無法忖度,某顆心、某個人或某面門牌號碼
從宇宙受創造物的行列中被貓掌拍擊落地
是否碎為成千上萬片 是否應當舔爪
此現象稱之為毀滅為適當否
抑或視為其創造倒帶逆轉
如同投在生死門檻上有著夕陽光澤的逆行走馬燈
更為貼切


毀滅是蒸發,愛是沙漏
倒轉過來並不會成為不愛,只是重新漏沙
同樣的沙以反重力的樣態朝原先的天空摔
發生但也沒發生的時光倒退,逆著毛摸
有些人相信虛無,且無法決定想被不愛或想被遺忘
想反抗神或者繼續反抗神
他們想得太多
因為這是他們唯一所想
他們情緒勒索
朝過往吹哨

所有走失且不會沿剪刀的邊邊回家的貓都去了空無一人的東羅馬帝國

有些貓因為不曾屬於,則不曾被發現走失
不能辨別現今的冷淡 是出於高傲或懼怕
那隻巨大的貓跟牠們說,過來
我教你們得到老鼠樣的愛戀
在流著無窮血與無窮肉塊及內臟,乾淨一如繼往的大地
我發誓我親眼見過類似的事
耶穌對西門說,我要教你們成為得人的漁夫
教渴愛如水的魚前往沙漠的心臟,千年的飢荒
貓們是真正回到神的心裡面了,這些小而極為無害的眾神
肉食性動物
我想離開家,藉著眼淚蒸發 前往貓去的地方

我還記得在世界無處不封城而充滿光害的橋底下看見最壯觀的銀河
沒有頓悟或靈的透視
沒有生命的不在場證明
實際上除了憂愁與夜車什麼都沒有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