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 Marshal

僅憑空
撞擊江山與歌律的表面
穿刺、撕裂、鐵的飛擊
將肉與軀桿至柔軟
疼痛的板塊無從貼合
鎧甲片片墜落

我聽見誰堅硬的眼睛
在靈魂深處震天價響
看見幾百雙矗立的耳朵
呈具象等待 靜極且僻極
通往城池的雪徑不記誓言
同一條路與一千萬種廢墟
在死境橫向跳動
有時是蛇蠍的冷靜
有時獨一生還

那誘惑不是
具血液循環的生物可承受得了
罔顧是輕還是重
見旗幟張開 撫摸風沙
如同對待愛人的豐乳肥臀
紅緞帶滾落長腿 輾壓剛強的毛髮
黑牛皮將足踝的赤裸束緊
美不勝收

失落了天體座標的美人白骨
是門戶虛掩
不是摀上的棺槨
拖吊一座無主的坦克並教它封建迷信
遠方
無數次天空爆炸 正好養一隻長眠的貓

這回 寂寞沒有兵臨城下
是你們提著傾國傾城的尊嚴來降
愛太多了,但虛假更多
約等於某夜絕響般的高潮

圍剿不盡 故不愁遺忘
關於長手指
所有排成長隊的上世紀初

礙事或無妨的舊傷
溫柔的乳首
作出偽證的革履與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