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精性童話故事

之一 / 之二

冰糖公主, 肌膚如陶瓷, 千重雕花牡丹似的蓬蓬裙牽著玫瑰香麥芽糖絲。

冰糖公主, 輕輕念著擁有魔術的咒語:「我很快樂。」

倏地, 憑空驚起一大群粉紅色長頸鹿奔騰而去, 短短鬃髮沾染揚起半天際的糖霜粉, 輾過小小的公主。紅色糖漿黏稠地湧出, 內臟溫存, 一地馨甜變得更濃醇。

所有甜的東西都是毒物。

不透明紅色糖漿逐漸凝結形成熟透的葡萄甜酒紫紅, 沿著冰糖公主殘斷肢體碎玻璃一般的罅隙流動, 逐漸沉滯而後停止, 紫紅乾裂成絳黑, 一滴滴凍結, 一滴滴懸在花邊形狀的傷痕上沉思。沉思, 在長頸鹿們隆隆滾過去並漸次飛起之後, 公主的屍體亦開始單腳著地旋轉, 像音樂盒中的芭蕾娃娃。旋轉, 糖果玻璃紙放射狀退後散灑, 暈眩萬花筒錯覺, 千角柱鏡面唱起龍捲風之歌。公主竹蜻蜓般旋轉垂直上升, 最後不敵地心引力而倒下。

粉紅色裸體女人成群尖叫狂奔。
她們很高興。
她們很快樂。
她們喪失了理智與生物本能。
她們知道這是流著草莓巧克力醬與粉紅煉乳的應許之地。

紅橙黃綠藍靛紫星星形軟糖, 白色牛奶糖包椰子粉小乳熊, 狗屎條半軟黑巧克力棒, 龍捲風擁吻花生粉團團舞蹈, 在所有糖果齊聲唱頌的同時, 在所有罪惡不幸墜落糖漿之中並低頭祈禱的同時, 我們知道無所不忘的上帝又忘記給這裡製造綠洲。祂已經孕育許多蒼蠅, 已經忘記許多事情。

諸理想逐漸乾燥死亡的糖漿年代, 藍色透明塑膠罩彎身擁抱我們的人工沙漠, 就像天空或者包裝紙那樣。注定永遠不死, 即使碎成糖粉也無法自殺成功的小小公主, 今後仍將不斷念著美麗的魔術咒語:「我很快樂。」

非但所有甜的東西都是毒物, 快樂與悲劇的唯一差別在於, 悲劇至少讓觀眾知道事情不會更糟。

神恨世人。風中焦糖口味急速減少, 薄荷口味快速增加, 日光燈失速落下, 夜晚速率規則且近乎笨拙地緩緩上爬, 粉紅色女人屈曲成為圓形仙人掌。長頸鹿已經飛走許久, 因此她們是地平線上唯一的活物。圓圓的, 在夜晚的邊緣, 一咬一咬。

這是流著楓糖漿與汽水的應許之地。
上帝眷顧我們。
(不不不)
上帝愛我們全部。

殘破的冰糖公主流失了大部分內臟, 一拐一拐奔向世界的盡頭, 敲打藍色塑膠製天蓋的底部:「
放我出去!!!!!! 放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