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HING ABOUT HERE

與自己說好不可以字為家

要逃

對放棄過的不覺得可惜

反芻放棄不掉的

 

新詩

SPEAKING OF MY OLD POEMS

我也曾經有濃郁抽象如惡之華盛開的喧鬧

那時候起我與自己約好要流竄、要死

也要成為文盲

無論後來的一些事有沒有發生,當陰謀論者也無關所謂意志與決定。當我知道某件關於久遠之前的我的事之後我就拒絕再寫詩了。那是題外話。

 

散文

SPEAKING OF MY OLD PROSES

寫得充滿天花亂墜馬賽克的日常;惡魔、戀愛與撒旦教徒自白經常出沒。非常羞恥但也沒有任何羞恥的事物。

 

還有一隻灰眼睛的鬼。

微怪力亂神,強頹廢,常有歪曲的哲學不謹慎的神學與對靈界的想法。

 

小說

SPEAKING OF MY OLD FICTIONS

以前黑金屬就好像糧食,一日不聽就會死,至今我對這音樂依然充滿孺慕之情。極甜與極苦的字也一樣,沒有中間值。這裡放黑色的小說,自厭的夢囈,以及對音樂的意淫。

還有一些不確定要不要搬的同人。

 

英語寫作

THOSE ENGLISH THINGS

都是些異色但是並非異國的回憶。本區多半是作業的副產品、遺物,以及喜歡英文帶來的搔癢進行過的一些嚐試,包括詩與散文。

不知會挖出什麼樣的死人骨頭。

雖說全部都是死人骨頭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