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妲莉之死

之一 / 之二 

死生去來

棚頭傀儡

一線斷時

落落磊磊

 

*****

 

 

 

輕觸一系列觸控面板,開啟一整排金黃色的虛擬按鍵。

 

「請搜尋音像錄影檔。」

 

哈樂葳狀似肉身的綠色眼睛隨著機械臉頰的開啟鬆落,露出電子視網膜神經接頭。她將望遠鏡設計螢幕直接接在臉上,影像搜尋圖示傳輸至大腦。

 

「樓下的管區庶務課通報,公安九課的人就要來了。讓那些義體化警察知道有這種東西的存在,可能會要求一併帶走吧。」

 

她順手將不知道第幾十根煙屁股,扔進裝著發酸綠茶的塑膠杯裡拈熄。

 

「算了,其實要恢復被初始化的電子腦中的資料並不難,只不過…… 這種資料對偵辦洛克斯索爾斯人造女奴哈妲莉殺人案件,應該毫無關係才對。」

「誰知道呢;據說公安九課的頭子荒卷先生,是個正義感過度擴張的傢伙。」

  

<搜尋結束/ 播放開始>

  

那是一片泛黃的世界,帶有雜訊宛如五零年代的電視機。

 

「這台機器人是我特地託朋友帶回來的啊,你不要再去外面找那些莫名其妙的女人回來了!」

 

音像複製的對象場景,卻是與粗糙畫質不相契合的高級住宅內部。

 

「你他媽的死老頭,靠洛克斯索爾斯公司的政治獻金,混到了這麼高的位置,竟然還會搞不清楚自己的兒子想要什麼嗎?」

 

(原來這位當紅黨務秘書長,同樣收受賄賂。真是的)

哈樂葳自語,蒼白的手繞過電子螢幕的線路又去點了一根煙。

 

由哈妲莉的視覺角度看過去,那位看似性無能雙手早衰似地皺縮的男人的身影逼近,將機械女奴的紅色和服剝去;視角翻轉聚焦至天花板,老男人粗暴地扳開哈妲莉的雙腿。螢幕左下角觸覺資訊—下體入侵。男人的兒子出現在視覺範圍之內,噘著嘴唇 —也是一臉性無能相,鼻子很塌,眼睛很細眼,角往上翹,宛如兩條精蟲—那似乎是那個男人全身上下唯一讓人足以產生性聯想的東西。

 

「幹,老頭你竟然弄來這種東西。你又去跟黑道掛勾了嗎?」

 

「這小妞可是裝了女傭型機械人不需要的器官呢。」

 

「跟真人的東西比起來爽嗎?」

 

老人皺眉。

 

「哈哈,我忘記老頭已經肏不起女人了。」

 

那個眼角長得像精蟲的男人狂妄地笑,並躍躍欲試地脫掉外套,隨手扔在沙發上。老人彷彿被嚴重地刺傷痛處,顫顫巍巍地掣起柺杖,厲聲道:

 

「我在政壇上叱吒風雲近乎半個世紀,最後的下場竟然是你這個蠢兒子嗎?滾! 你滾!再去讓路上的那些雞弄髒你的身體—你別忘了經過義體化的老二照樣會受到微生物感染而故障,你完全變成機械之前的日子我看也所剩不多了吧! 忘恩負義的狗! 沒有我給予你的血肉,你還算是我的兒子嗎?」

 

(即使是擁有肉身不見得就擁有人性啊。「肉身即人」這種幼稚的邏輯定義,甚至比」非善即惡」還要更加愚蠢啊。)

 

哈樂葳心想。以超然的視覺觀點看著這兩個所謂來自上流社會的人,令凡人產生」神」的錯覺…… 多麼危險的錯覺,尤其是對哈樂葳,或者巴特(用00鹿彈打壞這悲哀的孩子的男人…… 如果用30尖頭子彈,修復起來還不會那麼麻煩……) 這些完全義體化已經失去原本基因特質的『人類』而言,更是如此—他們已然甚至稱不上是神的創物。

 

(修復了妳的記憶,請妳原諒我。對了,妳沒有名字,容我還是以產品型號稱呼妳罷。)

 

「死老頭會搞來這種見不得人的東西,只有兩個原因—一個是你已經受不了那些醜聞,另一個是—反正我是你唯一的兒子啊,你還指望我繼承你的黨務呢。」

 

那個男人笨拙地點了好幾次才點燃那支雪茄:「只可惜我對繼承你的錢比較有點意思。」

 

「你……」

 

「真可憐啊,你這個老頭。你不能失去我的。看看我,你唯一的兒子……」

他骯髒地端詳被冷落在一旁的哈妲莉。

 

「性愛型玩樂女奴。雖然不違法,但是也實在不是什麼見得了人的東西。希望這東西不要再給您製造更多花邊新聞哪—親愛的爸爸。」

 

老人一時之間無語,憤怒地揚長而去是他當下的選擇—也許不能算是揚長而去,他老朽的身軀有著成正比的僵硬,老人幾乎像一具卡撘作響的爛木塊一般勉強移動離開— 選擇揚長而去,也是一種勇氣。聲音紀錄: 門在視線之外關上。從那個男人頭部移動的姿勢研判,很顯然目送著父親離去。

 

「唯一的兒子,是嗎?」

 

男人的臉逼近哈妲莉。透過哈妲莉的視覺觀點,哈樂葳彷彿感到那男人充滿令人窒息的雪茄味混雜不明臭氣的吐息噴在自己的臉上。她不自覺地摸了摸臉頰— 就連那個男人打量著哈妲莉的眼神也是,好似某種不潔的具體物質。

 

「我原本是你的私生子啊,老爸;而我那生我的女人也不過是一隻雞。自從我的童年以來,曾經受盡你的冷落,與無窮無盡的官司訴訟,直到你那名媒正娶的賤人跟兒子掛了為止—他們都不知道,那場車禍其實是我設計的喔。小妞,妳知道嗎?呵呵呵呵…… 就當是報復好了。但是報復怎麼做都不覺得足夠。爲什麼呢?因為那些跟你有『血緣關係』的人類,其實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

 

「『人非機械』嗎?沒想到,到頭來,我只是奪走了跟你毫無關聯的東西。好了,我怎麼這麼多廢話,先來試試妳的性能才行。」

 

「報復不管怎麼做都不覺得足夠。」哈妲莉喃喃地重複。

 

「啊啊,好美……」那個男人下賤地抓住包裹在西裝畢挺之中的勃起下體,「據說洛克斯索爾斯公司做出了擁有『靈魂』的人偶,看來傳言是真的……」

 

他先是猴急地將下半身蔽體的衣物扒掉,將哈妲莉壓倒在地。看到那團黑黑的東西,哈樂葳皺了皺眉。

 

「這樣細緻的表情,這樣精美的痛苦;單純的性愛已經不能滿足我了! 我需要一點殘忍……來,告訴我,妳是哪一位被黑道紅塵會抓來的小孩靈魂的複製體?」

 

「救救我。」哈妲莉喃喃地道。

 

「繼續說,我要聽妳哀嚎。小朋友,這樣不可以喔……妳已經成為人偶了,是以人類的形象複製出來的渣! 討好我就是妳目前的宿命—然而沒有意志的妳當然也沒有宿命可言。跟那個老頭一樣,乖乖認命吧。」男人淫亂地道。

 

「救救我……」

 

<螢幕顯示—程式錯誤>

 

哈樂葳嘆了口氣,兩隻手指搓了搓鼻樑。

 

「這個骯髒的傢伙是這周最後一個故障哈妲莉的受害者,我對血腥殺人的場景沒有興趣。」

 

她令電腦暫停,螢幕跳回主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