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妲莉之死

之一之二 

<螢幕顯示—下一筆資料>

 

在床上,一個中年喪妻的男子。

 

「那些女人都瞧不起我。」他翻身過來抱住哈妲莉,「但是妳一定不會這麼做,對吧?」

 

「我一定不會這麼做。」哈妲莉以稚嫩的聲音喃喃地道。

 

「把妳賣給我的傢伙告訴我一個天大的秘密,那就是妳具有靈魂。果然沒錯,只有妳會同情我。那些將我的退休金全部騙走的女人們,才是真正的機械。不是麼?什麼嘛…… 擁有那樣完美的身材跟臉蛋,只不過是驗證人類義體化工業技術的結晶而已…… 要怪就怪我自己那麼容易被表象誘拐。」

 

他貼近哈妲莉,作勢要摟住她。哈樂葳幾乎要叫出聲來。不要碰我。

 

「二號乳房配上三號鼻樑,五號眼球;好像洋娃娃換穿衣衫,多麼可笑啊!然而她們是『人類』,自然而然具有天賦人權,多麼可悲! 將『天賦』二字浪費在這些背叛我的女人的身上。」

 

螢幕下方的觸覺顯示告訴哈樂葳,這個上身赤裸的男人照樣也在扭手扭腳在不規矩。她嗤了一聲。

 

(天下的烏鴉一般黑。)

 

「可是我還是相信愛情。我的愛情全部都要給妳,不要留一絲一毫給人類,知道嗎?妳既不會老,也不會死,更重要的是,妳絕對效忠於我。人偶依照人體理想的比例製造,依照人類理想的性格設計程式,是更勝於人類的存在啊。」

 

 

<觸覺資訊— 下體入侵>

 

 

「妳才是柏拉圖一生追求的理型,而我們都只是渣。」

 

「我要把全部的愛給妳,我要藉由愛妳,來報復這個物質化世界的哲學。」

 

「報復……這個世界……」

 

「是啊,妳果然了解我;果然只有妳才具有靈魂。我們一心同體,對不對?」

 

「我們一心同體……報復這個世界……」

 

這時螢幕又跳出故障標語。哈樂葳不耐地將螢幕從視神經連結上拆下來,重新將眼球歸位。

 

「這位先生,不純潔的愛可是比低級下流還容易腐蝕人心的喔。這傢伙是哈妲莉殺人事件以來死得最悽慘的一具屍體。」

 

她揉了揉疲倦的眼窩:「我說過了,我對血腥的場景沒有興趣。」

 

哈樂葳對著背後一具具半睜著空洞透明大眼的美麗人偶們凝望了一番— 肢解的,破碎的,宛如屠宰場血肉森林懸掛在真空保存袋裡,那些無修復可能的。

 

「好像『報復』二字是啟動哈妲莉程式瑕疵故障的機制。」

 

她又點了一根煙來含著。

 

「彷彿是美麗的人偶們突然領悟到了什麼一般。」

 

「洛克斯索爾斯公司將黑道擄來的兒童的靈魂複製在性愛用人偶的身上,然而只剩下靈魂還有利用價值,懵懂無知的兒童受不了靈魂遭受污然的同時,啟動了程式中的疏失,又因為殺害主人違反人偶第三道德律—在不傷害人類的前提之下維持自己的存在,而走上自我毀滅的命運……」

 

她吐出一口煙氣。

 

「即使是兒童,在認知到靈魂存在之前甚至不知道它存在。那麼,已經電子腦化的成人又算什麼?」

 

「人偶的存在與兒童的靈魂…… 嗎?夾在兩者之間,的確只有毀滅一途了。當個絕對的人類有幸福的地方也有悲哀的地方;當個絕對的人偶也是。但是一旦夾在兩者中間,那麻煩就大了啊。」

 

「我們的文化使我們相當迷戀在滅亡的一瞬間之前踮著腳尖勉強存在的半死屍體,以為那些東西很美,絕對不可被侵犯。哈妲莉就是這種東西,但仍被拿來當做商業用途,不是嗎?而且這些孩子的存在只能算是悲哀,一點都沒有美麗的地方。至於這個世界上的藝術家為何總是以暴露自身或是世界的悲哀作為習慣性的美學,以及這到底算不算是人類潛藏在基因之中的程式疏漏,也是個謎。」

 

「悲哀是美……嗎?」

 

在哈樂葳又想起那兩個男人的臉的同時,她試圖抽離性地驅趕那種惹人厭的影像,並聽見背後有人接近。

 

「我說過了,我不跟人一起調查。再來煩我的話,小心我把你抓起來。」

 

「我是公安九課的德古沙。這邊這個表情恐怖的男人是……」

 

「在躺在修復台上那個孩子自殺之前,用00廣口鹿彈把她轟掉的男人。」

 

德古沙回頭看看巴特,再看看哈樂葳。

 

「那妳是?」

 

「哈樂葳。」

 

「哈樂葳小姐,妳說的『自殺』是什麼意思?」

 

「算了」哈樂葳遙遙對著在冰冷的人偶屍體中間穿梭的巴特說道,「我可以原諒你給我帶來修復上的不便,因為比起她們那種殘忍的自殺方式,用鹿彈轟掉可能還慈悲許多。」

 

「人偶?殘忍?慈悲?」德古沙迷惑地揉著前額,「怎麼可能…… 會有那種事情呢?」

 

「玩樂型機械人擁有美麗的人體型態;跟工業用人偶不一樣,不爲功利主義,不爲目的實踐,幾乎是為了美麗而美麗著,以美麗為名不能不稱作崇高,人偶卻不被當成人類承認;那你認為夾雜在真正的人類與完全的混沌中間的人類幼兒,又是什麼呢?」

 

「小孩子……不是人偶!」德古沙的迷惘轉換成不悅的情緒。

 

哈樂葳淡淡地冷笑一聲。

 

「生命之中不是黑就是白二分法價值觀的人啊,在經驗累積的同時得吃力地將記憶系統跟價值觀數值同步,真是辛苦! 人非機械,人偶非人,你這種」信仰」還能支持多久呢?」

 

「我們來談談公事吧。」德古沙又揉了揉額頭,「妳對洛克斯索爾斯公司2052型人造女奴哈妲莉,有什麼看法?」

 

「這個嘛,做得很完美。在死亡的過程中電子腦自動初始化是一般企業保護產品慣用的手法,所以一切影音,回憶紀錄都已經消失了。」

 

「死亡?妳對人偶使用的辭彙令我昏頭。」

 

「那是你的外部記憶裝置需要調整,與我無關。」

 

(我對他們說了謊,並感到一點莫名的雀躍。但是的確有一個東西我想讓他們看看。)

 

「不過呢,在聲音緩衝區有殘留的資料,你們聽聽看吧。」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救…………>

 

聲音檔案播放模式在螢幕上消失。

 

巴特走到德古沙的身邊。

 

「謝謝妳的合作。妳把殺死兩名警官的那個哈妲莉的電子腦交給我們就好了。」

 

「喂,巴特,要走啦?」

 

哈樂葳示意請他們自便,逕自埋首原本的工作。臨行之前,德古沙稍稍猶豫地道:「我想冒昧地請教一個問題,那個……」

 

「哈樂葳。不用加上小姐或夫人。我沒有生過小孩,也沒有在卵子銀行登記。我對在世上留下自己的基因複製體這回事,沒有太大的興趣。」

 

德古沙微微愣了一下,直到巴特拉拉他的手肘,將他拖走:「算了吧,她既然有所隱瞞,你老兄也沒辦法套她話。」

 

沉重的鐵門在哈樂葳身後關上。隨著那兩個男人的遠去,她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自從那個叫巴特的壯漢進來之後我就意識到妳的存在了。妳想閱讀我的資料到什麼時候?」

 

「妳甚至在巴特跟德古沙正式展開調查之前就知道了大部分的真相。我勸妳最好別被荒卷知道,否則妳會被硬拉進公安九課的— 況且憑管區警局簡陋的裝置要解讀被格式化過的資料,也不是簡單的事情。」

 

草薙素子透過網路連結著哈樂葳的電子腦,道。

 

「哼,我還滿喜歡妳的。」哈樂葳道,「妳究竟算什麼?精靈?惡魔?神?不需要電子腦的超級駭客?還是人類?」

 

「我只不過是一只在廣大的網路上遊蕩的靈魂。擺脫了法律對肉身實存者的束縛,所以妳會以為我全知全能。」

 

「妳的存在算什麼;妳還活著,還是妳已經死了?」

 

「死生去來,

棚頭傀儡;

一線斷時,

落落磊磊。」

 

「結果這世上唯一能夠二分法的東西,是存在,與不存在嗎?哼……」哈樂葳將散落在桌面的煙頭集中到那只裝著發酸綠茶的杯子裡,「妳來幹什麼?」

 

「我想在巴特需要我幫助之前,跟妳要洛克斯索爾斯公司的資料跟妳手上的那些內幕。」

 

「拿去! 我想我也別無選擇。不過起碼我確定了一件事。」

 

「什麼事?」

 

「即使沒有肉體在物理世界的運作,妳仍然活著。對吧;依照妳對巴特先生愛情的意志而活著。不要敷衍我;我畢竟也是個女人。」哈樂葳在辦公椅上深深地往後仰,並閉上眼睛,「妳覺得妳幸福嗎?」

 

「獨自過活,不造惡,少欲求。我既不幸福,也並沒有不幸福。我想我大概超越了這種令人懷念的價值觀了吧。」

 

「如果要死…… 我會死得比目前的存在更乾脆。是的,我還活著。在正式『不存在』之前,我會繼續守護下去。」

 

「有愛情的女人果然比較偉大。」

 

「誰知道呢。」

 

兩個人沉默了一會兒。

 

「謝謝妳的資料,我走了。」

 

素子一從哈樂葳腦中斷線,莫名的寂寞就湧出來了。

 

 

「希望妳幸福。」

 

「哈妲莉們,希望妳們在天堂也能幸福。」

 

 

*****

 

 

即使一日一夜

月兒不再光明

虎鶇悲鳴

曙光不會在黃泉出現

遠神惠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