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

I

 一 /  /  / 

art via- Critters for Sale

(什麼人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我痛恨那個女人。在我的勢力範圍裡,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但試問我的勢力範圍有多少個平方,就僅個方寸,不多不少;以尺丈量,可以恨千萬個人——眉眼、鼻舌、髮膚,異常仔細地恨,倒可以擠擠湊湊地恨下千萬個人。)

她死了。你說,當她在走廊上與人調笑,她那雙美麗的眼睛包住無數的月色,但射出來的目光是遇到地勢低便往下流的糞水,碰著牆就就地轉彎的蛆蟲。她是看著你的,但她看不見你,她只是灑向你,讓你躲避不及;她拉著你的手與你親熱;但你會以為那雙手,屬於一隻夜半踏水而來的鬼。你的手被她握著,長長的手指,在語言中心的日光燈下發出風化的惡息。你竟爾覺得驚艷;也許你知道她那顆心可以恨千千萬萬個人,毛鱗、髮、淚、尿,那般巨細靡遺地恨下千萬個人,包括你,你是第一個;而能夠這樣痛恨著別人的女人通常是很美的。你甚至感覺榮耀。

所以你站在教室的門邊,下意識地啃著門框;木頭被潮濕的齒破開的感覺,一咬,一咬;而其他的人早已一擁而出,窸窸窣窣地包圍著她。認識的,自己班上的;不認識的,別班上課的。

「她死了嗎?看起來好像還在呼吸!」


「萬一她突然醒過來怎麼辦?」


「好可怕!你去看啦!」

這些是那些不認識的人講出來的那些話。你很衝動。你很想無聲無息地走上去扭斷那些人的脖子,而且他們斷裂的頸動脈必須暴露在她面前——。妳很希望當下呈現這種狀態的人是我吧!很抱歉,並不是。妳難過嗎?不甘嗎?會被警察強制帶走。你必須說:「你們無權這麼做!!你們這些白痴怎麼可能了解她?你、有你!你不要碰我!你可知道我是誰?是天字第一號被她憎恨的人!」

而那些她從前認識的人,只是咬著手指,或啃著袖子,或抱著課本啃;他們不相信她已經死了。他們甚至不敢想像這樣活著的時候如同死人一般的女人,竟然說死就死,死得如此輕易,如此乾脆——人心中想的都一樣。在死之前,她應該要先被釘在牆上,下體張開,以上帝的聖名將五千根鐵條送進她的子宮裡,任憑夜色的啃食,任憑紅色的繡水,帶著萎縮的黑色條狀物體困難地滑落,沿著大腿蜿蜒而下,直到她墮完她第五千個死胎,五千個未完成的救世主……識地啃著各種東西;你想像他們在啃噬她的聖體。她的死如同打在大螢幕上一塊白底黑細明體乾淨俐落的「The End」……這不像她,這是一個陷阱,這是一行「To Be Continued」。

她坐的桌椅上還擺著電子字典,一本語概課本;地上斜攲著一只書包,一把洋傘。她垂著頭,彷彿在思索。

「太不可思議了。彷彿在思索著死。」卡洛放開即將被咬出血的指甲,說。

「她具有思索『死』之外的能力嗎?根本沒有。」傑瑞米說,拂了拂已經被咬走樣的書頁。

「同學們!你們在做什麼?回去上課!回去、都回去。」


「史老師……」


「老師,有人死掉了!」

史老師看了她一眼。

「誰死掉?有人死掉了嗎?根本沒有!你們這些學生什麼事情不做,成天只會想這些五四三的。」

她走到她的身邊,在她身上摸摸蹭蹭。她把她的手按在課本一角,將電子字典打開。她替她理了理衣服。她硬把她的臉往上扳了五度。那一瞬間,你看見死者半開著的眼睛。你迷惑了——溫柔的悲傷。這不像她的表情。然而你堅持帶著勝利的微笑看著這荒謬的一切。

「好了,這麼一來看上去就自然多了。現在還有誰說她死啦?她沒有死!看上去好像活的一樣!好了,通通回去上課!」她眼睛充滿血絲,抑制著啃下唇的衝動只讓她看起來更加理虧。

「老師今天好奇怪。」


「唉,看起來像是沒死恐怕就是沒死吧。」學生們紛紛散去。你的同學們也沒事一般地回到教室裡。吳老師在等著你們。

「看上去自然多了。」你回頭看看坐在走廊上的那個年輕女人。她的表情像春天美麗與哀愁的晨霧。

「誰會用那種表情讀語概課本?一點都不自然!這不是她,這不是她!玫瑰,妳爲什麼要對我開這種玩笑?噢……我的精神…….我的力氣……」

你的心在淌血。你的靈魂正逐漸脫離你的控制,歇斯底里地哀嚎。你要它閉嘴,但是你做不到。

(我的確痛恨著那個女人。胸中的方寸之地能有多大?我可以饒恕那九百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個我以全部心臟憎恨的人,但是不能饒恕她。原因很簡單——)

「湊完熱鬧回來了?六月,妳在哭。」

「老師,玫瑰死掉了。」


「她死掉了。」


「而且就在外面。」


「我們不管史老師怎麼說,我們很確定她死掉了。」


「叫救護車嗎?」

大家用疑問的眼神看著吳老師。

「所以呢?」

老師雙手撐著講台淡淡地往前傾。你在那個男人身上發現她的影子。用力抹了抹淚水迷濛的眼睛-- 惱怒不平的淚水,自尊被踐踏的淚水,你含著舌尖噤聲。

「玫瑰早就不是我的學生了。我不管她的死活。大家請翻到第393頁。」

是的,你沒有看錯。他的身上真的有她的氣息。這個時候你覺得自己像個經營慘澹的笨蛋一只,瘖啞的羔羊一頭。因為你已經知道死者臉上表情的來由,而且你竟然發現得這麼慢……這麼慢……